咨询热线:400-8899-997

新闻中心

四川环境报道|推动生态环境质量持续改善!刚

2021-12-04 17:05

  2021年6月例行新闻发布会,今(18)日在四川省生态环境厅如期举行。在会上,生态环境厅环保总监刘华太作为发布人,率先通报了近期移交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情况,以及新发现的一批生态环境领域典型案例和行政执法典型案例。最后,刘华太表示,“我省将继续坚持方向不变、力度不减,坚持问题导向、严的基调,全力抓好生态环境突出问题整改工作,压紧压实全省各级各部门生态环境保护‘党政同责、一岗双责’,推动生态环境质量持续改善。”四川新闻网记者现场获悉,今次曝光的相关问题及案例共计19个。今次会议由四川省生态环境厅宣教政研处处长曹小佳主持。

  大家上午好!非常感谢各位长期以来对我省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的关心、关注和支持。现在由我向大家通报近期移交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情况,以及新发现的一批生态环境领域典型案例和行政执法典型案例。

  近期,针对在2020年省级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和今年常态化暗查暗访发现的突出问题,我们形成了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线索清单,按照干部管理有关权限、程序和要求移交地方进行调查处理。各有关市(州)党委、政府高度重视、迅速行动,组织力量开展调查,现已基本完成追责问责相关工作。

  2020年11月,省人大常委会、省政府、省政协有关省级领导同志带队,对广元、遂宁、乐山、广安、雅安、眉山等6个市开展例行督察,共移交11个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线索。针对这些问题线人、国企人员9人;从具体问责情形看,党内严重警告7人次、党内警告6人次、免职7人次、政务记大过3人次、政务记过2人次、政务警告3人次、谈线人次。

  1.关于“广安市邻水县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整改任务责任落实不到位,项目推进严重滞后”的问题。邻水县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未按要求于2019年12月底建成,截至2020年11月督察组进驻时,仅完成工程总量的45%。经查,邻水县委、县政府及相关部门重视程度不够、督促跟踪不力、缺乏担当,导致建设严重滞后。根据有关规定,对相关单位和责任人作出以下处理。一是责成邻水县委、县政府就相关问题向广安市委、市政府作出深刻书面检查。二是对邻水县委主要负责同志、联系负责同志,县政府分管负责同志,县综合行政执法局主要负责同志等6人,视情节给予谈话诫勉、书面诫勉、批评教育等处理。

  2.关于“遂宁市射洪市生活污水直排涪江问题整改反弹”的问题。2019年国家长江警示片指出,射洪市大量生活污水经县城污水处理厂溢流口直排涪江。射洪市于2020年6月上报按期完成整改。2020年10月,国家现场调研发现,溢流口仍在持续排放未经处理的污水。经查,射洪市相关负责同志工作不深不细、不严不实;射洪市住房城乡建设局作为牵头整改单位,主体责任履行不到位;遂宁市射洪生态环境局履行综合监管责任不到位;射洪市河长制办公室履行协调、督导、考核责任不到位。根据有关规定,对相关单位和责任人作出以下处理。一是省河长办公室对遂宁市、射洪市两级河长办及武安河县级河长实施约谈。二是责成射洪市委、市政府向遂宁市委、市政府分别作出书面检查,射洪市河长办向遂宁市河长办作出书面检查。三是对射洪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予以党内严重警告、政务记大过,对射洪市政府其他2位分管负责同志分别予以政务记大过、免职和严重警告、免职的处理。四是对射洪市水利局主要负责同志予以党内严重警告、政务记大过,对射洪市住房城乡建设局主要负责同志予以党内严重警告、免职,对遂宁市射洪生态环境局主要负责同志予以党内严重警告、免职。五是对射洪市住房城乡建设局、遂宁市射洪生态环境局分管负责同志和相关股室主要负责同志等12人,视情节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党内警告、免职、书面诫勉、谈线.关于“广元市青川县竹园镇生活污水处理厂建成近十年未运行”的问题。青川县竹园镇污水处理厂主体工程自2011年7月建成后,长期闲置,未投入运行,部分设施设备已锈烂损坏;配套管网建设滞后,破损管网长期未修复,竹园镇生活污水长期直排,影响青竹江水质。经查,青川县委、县政府履职意识不强,工作统筹不够、推进不力、督察督办不到位;竹园镇党委、政府重视不够,工作推进缓慢;青川县住房城乡建设局业务监督指导不力,对安排部署事项不研究、不落实;青川县水利局对工作软拖硬躲,不开展实质性工作。根据有关规定,对相关单位和责任人作出以下处理。一是责成青川县委、县政府向广元市委、市政府作出深刻书面检讨。二是责成青川县政府办、县住房城乡建设局、县水利局、竹园镇党委政府向青川县委、县政府作出深刻书面检查。三是对原青川县委主要负责同志、联系负责同志,原县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分管负责同志,县政府办、县住房城乡建设局、县水利局、竹园镇主要负责同志、分管负责同志等13人,视情节给予免职、停职检查、书面诫勉、书面检查、立案调查等处理。

  针对今年以来全省常态化暗查暗访发现移交的5个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线索,德阳、遂宁、资阳、眉山、自贡等5市共问责34人。其中,厅级干部1人、处级干部4人、科级及以下干部25人、国企人员4人;从具体问责情形看,党内严重警告2人、党内警告5人、政务警告2人、谈线个典型问题的具体问责情况。

  1.关于“德阳什邡市马井镇污水处理厂未正常运行,污水溢流排入湔江”问题。该污水处理厂建设项目属于第一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整改任务,德阳市上报已于2019年12月底前完成整改。2021年1月5日,黄强省长带队暗查暗访发现,马井镇污水处理厂未正常运行,管网内污水溢流直排湔江。经查,德阳市住房城乡建设局作为行业主管部门,跟踪和督办不力,工作不严不实;什邡市政府部署不力、责任不清;什邡市住房城乡建设局存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作风问题,监管流于形式;马井镇相关负责人未认真履行属地监管责任;污水处理厂运营单位为保证出水水质,擅自停运污水处理设施。根据有关规定,对德阳市住房城乡建设局、什邡市政府、什邡市住房城乡建设局、德阳市什邡生态环境局、马井镇党委政府11名相关负责同志,视情节给予严重警告、警告、谈话诫勉、书面诫勉等处理;责成什邡国润排水有限公司向四川发展国润水务投资有限公司党委做出书面检讨,对什邡国润排水有限公司分管负责人予以诫勉谈话、降职并扣减年度绩效,对3位企业人员解除劳动合同。

  2.关于“自贡市金子凼堰下生活污水溢流”问题。2019年国家长江生态环境警示片披露,生活污水排放对釜溪河水质造成影响。针对该问题,已责成自贡市政府向省政府作出深刻书面检查;责成自贡市水务局、市生态环境局向自贡市委、市政府作出深刻书面检查,并对自贡市水务局、原自贡市环境保护局的主要负责同志和其他责任人共5人,视情节分别予以政务警告、谈话诫勉、通报批评的处理。2020年5月,国家现场调查发现,自贡市城区原鸿鹤坝片区污水处理能力不足,金子凼堰下大量污水直排釜溪河,并将该问题作为2020国家长江生态环境警示片披露问题移交我省。2021年1月,省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暗查发现,金子凼堰下每天仍有约1万余吨生活污水直排釜溪河。经查,自贡市政府重视不够,自贡市水务局不作为、慢作为。根据有关规定,对自贡市政府分管负责同志、自贡市水务局主要负责同志及其相关科室负责同志,视情节予以警告、提醒谈话、书面诫勉等处理。

  近期,我省生态环境系统发现和查处了一批生态环境突出问题,现选取部分典型案例通报如下。(一)小水电问题整改还有差距。今年以来,抽查的43个小水电,有40个不同程度存在问题,河道生态基流无法得到有效保障。一是存在违规审批现象。一些地方对小水电排查整改工作的政治自觉、思想自觉和行动自觉还不到位,对工作的复杂性、艰巨性、长期性认识仍有差距,审核把关不严。个别规范提升类小水电在手续完善过程中,违规审批,甚至弄虚作假。二是下泄生态流量打折扣。一些地方未严格落实“一站一策”整改要求安装监控设施,甚至采取堵塞流量设施、调整限位器等方式,人为减少下泄生态流量,导致下游河道断流或减水。广安市叶苗滩、五一水电站人为堵塞生态流量泄放通道。阿坝州独松一级水电站下泄生态流量仅为“一站一策”方案明确的三分之二。甘孜州金龙、秀罗海、燕窝沟二级电站仍未按照整改方案要求设置生态下泄流量监控系统。三是监控措施沦为摆设。一些地方下泄生态流量监测监控平台存在漏洞和短板,监控数据缺失,报警响应体系不完善,监管出现真空和盲区。凉山州大水、红山嘴电站人为堵塞下泄生态流量通道,监管平台报警响应不及时。甘孜州龚家河坝水电站检修下泄通道期间,监控摄像头未及时调至新的泄放位置。阿坝州万林水电站视频监控和流量监控毁坏未及时修复。

  (二)赤水河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工作落实不到位。一是环境准入把关不严。个别区(县)违规下放环评审批权限,且对建设项目环评报告审核把关不严;一些项目越权审批、降级审批、未批先建、批建不符。叙永县摩尼镇乡镇污水处理厂于2017年建成并调试运行,但至今未按要求开展环评。二是矿山保护修复问题突出。矿山开采开发方式粗放,边开采边修复要求普遍未落实到位;部分关闭矿山生态修复滞后;矿山环境管理不到位,污染防治、水土保持、安全生产等管理工作普遍落实不到位。现场抽查正在开采的15座矿山均未严格落实边开采边修复、安全平台开采等要求,地质安全隐患突出,矿渣入河、侵占河道、渗漏污染水体等现象较为普遍。三是污水处理设施建设运行存在明显短板。流域部分乡镇污水处理设施管网不配套、管理水平不高、运行不规范等问题依旧突出,污水处理设施不正常运行普遍。抽查83个城乡污水集中处理设施(含聚居点污水处理设施),有73个运行存在问题,其中38个因进水浓度偏低,无法正常运行,16个因管网不配套、管理不规范,周边存在污水溢流和直排现象,部分一体化设施总磷、氨氮去除能力不足。四是小水电清理整治不彻底。部分小水电未严格落实下泄生态流量管控措施,下泄流量保障不足,有的电站拆除不彻底。叙永县海涯寨水电站至今尚未编制“一站一策”整改方案,未安装流量监控设施,引水发电造成下游约50公里河道减脱水;古蔺县永乐水电站、长征水电站尚未按退出要求解除并网线路、拆除发电机组。五是基层河长制落实还有差距。古蔺县双沙镇高山冷水鱼产业园区侵占河道,生态破坏严重;茅溪镇李孝沟水体污染问题长期未得到解决。此外,部分流域内企业未严格落实污染防治要求,现场环境管理不到位,甚至还存在稀释排放、旁路偷排、设施运行不正常等环境违法行为。

  (三)乡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运行问题突出。全省1978个建制镇具备污水处理能力的共1621个,除三州外的建制镇污水处理设施覆盖率已达90%以上,但建设标准低、管网不配套、雨污分流不彻底、运行不正常、保障不到位等问题较为普遍。一是运行不正常问题较为普遍。部分乡镇污水处理厂设计建设水平低、运行监管能力不足、运行保障资金不足,导致设施设备运行不正常或损坏、污泥及危险废物未妥善处置、审批手续不全等问题突出。自贡市部分乡镇污水处理厂因设计不合理,刚投入运行又再次技改。广安市邻水县长滩乡污水处理站长期无人看护,主体设施设备因河水倒灌浸泡损坏。二是管网不配套问题突出。已建成乡镇污水处理厂普遍存在污水管网不完善、雨污混流等现象,甚至还有个别污水处理厂采用明渠接纳生活污水,管网建设还有较大缺口。理县米亚罗镇、古尔沟镇污水处理厂进口浓度长期偏低,清水进清水出,设施长期“空转”。三是部分提标改造项目未按期建成。成都市污水处理设施岷沱江提标工作推进滞后,143座生活污水处理厂中,截至2021年4月仍有36座乡镇污水处理厂尚未稳定达标排放。四是部分问题整改弄虚作假。自贡市牛佛镇采取覆土方式掩盖污水长期直排问题,应付检查,溢流生活污水严重超标。

  今年以来,我省查处了3起人为干扰环境质量自动站采样条件案件,还有部分案件正在查处,现将有关情况通报如下。(一)德阳市中江县象山国控水质自动监测站采样条件受到人为干扰案件。今年6月,生态环境部门视频监控发现,德阳市中江县象山国控水质自动监测站采样口周围涉嫌人为干扰采样条件。经查,中江凯兴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委托重庆帝尧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从2017年9月至今,对仓山河开展应急治理。帝尧公司在仓山河原普兴发电站不间断投放净水剂,距离德阳出境象山国控断面约4公里。2017年10月,象山断面水质类别由Ⅴ类改善为Ⅲ类,其中总磷由0.353mg/L(Ⅴ类)下降为0.076mg/L(Ⅱ类),断面年均值一直稳定在Ⅲ类。中江县政府及相关部门治本慢作为,治标乱作为,对应急治理项目监管不到位,将应急治理变成常规治理,没有从根本上改善流域水质。

  今年5月14日、15日,帝尧公司在距象山水站采水口上游20米投放净水剂,造成监测数据失真,该行为干扰了自动站采样条件,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相关人员已移送司法处理。我厅将把相关问题和线索移交纪委监委严肃追责问责。

  (二)绵阳市三台县鲁班岛国控水质自动监测站采样条件受到人为干扰案件。今年2月,生态环境部门视频监控发现,三台县鲁班岛国控水质自动站采样口周围人为干扰采样条件。经查,今年1月,绵阳三台县在实施鲁班水库综合治理底泥疏浚工程作业中,县生态环境局监测发现,鲁班水库总磷升高,水质由Ⅱ类下降为Ⅳ类,三台县相关部门责令项目业主单位宏达资产投资经营(集团)有限公司在施工中采取有效措施减少对水质的干扰。业主单位要求施工单位四川进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开展水质治理,否则停工。进达公司委托重庆帝尧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进行治理。

  为达到委托方地表水Ⅲ类水质标准要求,2月21-25日,帝尧公司鲁班水库水质治理项目负责人周某根据自动监测站采样监测频次,指使姚某等3人在鲁班岛自动监测站采样监测时间前0.5-1小时在采水口附近投放净水剂,人为干扰采样条件,造成2月22日至25日自动站水质监测数据失真。三台县公安局对涉案的业主单位、施工单位和治理单位开展刑事调查,认定周某、姚某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已移送司法依法处理。绵阳市纪委监委、三台县纪委监委已对三台县政府以及水利、生态环境等部门负责人进行了党纪政纪处分。

  (三)宜宾市三江新区白酒学院国控空气环境质量监测站采样条件受到人为干扰案件。今年5月,生态环境部门视频监控发现,宜宾市三江新区白酒学院国控空气环境质量监测站采样范围内涉嫌人为干扰采样条件。经查,宜宾市三江新区洒水作业承包单位宜宾临港建设有限公司,于4月多次组织安徽万豪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开展重点区域清洁降尘作业,由于雾炮车扬程较高,采样口离地面30米,喷洒的水雾喷淋到了采样口,人为干扰采样条件。

  万豪公司具体负责实施清洁降尘作业,临港建设公司指导和监督不力,两公司客观上对白酒学院空气自动站采样口造成了干扰。宜宾市有关部门工作不严不实,三江新区有关部门履职不到位。我厅将把相关问题和线索移交纪委监委严肃追责问责。

  2021年省级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已经分两批曝光了10个典型案例,现将第三批典型案例通报如下。(一)成都市都江堰市乡镇污水处理厂扩能提标推进滞后,整改工作不严不实。都江堰市胥家、大观污水处理厂扩能提标改造工程推进缓慢,被省、市两级多次通报督办,都江堰市于2020年12月上报完成项目建设。现场核查发现,都江堰市水务局弄虚作假,虚报工程完成情况,直至2021年3月底,2家污水处理厂扩容提标改造工程仍在建设,出水水质超标,大量生活污水通过溢流口直排没头河、蒲阳河,对水环境造成污染。

  (二)自贡市久大制盐燃煤锅炉清洁化改造推进滞后。四川久大制盐有限责任公司自贡分公司位于自贡市主城区高污染燃料禁燃区,“煤改电”工作未取得实质性进展,企业2台130蒸吨/小时燃煤锅炉,年用煤量达15万吨,二氧化硫、二氧化氮、烟粉尘排放量分别占主城区工业企业排放总量的29.5%、38.9%、39.5%,严重污染环境。此外,厂区道路扬尘污染控制不到位,“跑冒滴漏”现象严重,环境综合管理水平较低。

  (三)攀枝花市盐边钒钛产业开发区扬尘污染严重。盐边钒钛产业开发区是以钒钛磁铁矿开采和洗选初加工行业为主的省级工业新区,园区扬尘污染严重,群众反映强烈。一是园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严重滞后。园区规划范围内未硬化及严重破损道路8.6公里,占园区道路总长度的25.7%,主干道连接企业道路普遍未硬化,道路沿线积尘严重。二是货运车辆扬尘污染防治不力。园区货运车辆日均车流量高达2000余台次,但运输过程中覆盖不全、物料抛洒等现象突出。三是企业防尘抑尘设施形同虚设。园区内企业普遍未启用车辆冲洗设施,还有部分企业未按规定建设规范车辆冲洗设施,园区货运车辆带泥上路问题十分突出。

  (四)阿坝州茂县生活污水长期直排。茂县县城每日生活污水产生量约8000吨,县城生活污水处理厂设计日处理能力6000吨,实际日处理量约为4000吨,因中心城区管网改造、南庄村至岷江河防内涝治理等项目尚未开工建设,羌乐街污水管网改造项目进展缓慢,导致在岷江沿岸形成多处入江排口,每天约4000吨生活污水直排岷江。

  (五)甘孜州康定市赫德钨锡矿生态修复滞后,环境风险隐患突出。该矿位于贡嘎山国家级风景名胜区三级保护区,生态破坏严重,环境风险隐患突出。一是生态破坏严重。采矿占压、损毁1.08公顷灌木林地,形成了4.04公顷高陡边坡,对地形地貌和景观造成严重破坏,形成大量次生裸地,水土流失严重。二是环境风险隐患突出。企业选矿尾砂长期未得到有效妥善处置,占地高达3.96公顷,无任何防渗措施,渗滤液渗漏导致周边河床呈黄褐色。三是生态修复严重滞后。环境综合整治工程自2014年启动以来,长期无实质性进展,经上级部门2019年、2020年两次督办后仍未开工,至2021年4月,生态修复方案还未通过审查。

  截至5月,全省共办理环境违法案件1199件,处罚金额7809.4万元,适用《环境保护法》四个配套办法及涉嫌环境污染犯罪移送司法机关五类案件总数为52件,其中,按日计罚案件数1件,查封、扣押案件33件,限产、停产案件4件,移送行政拘留案件12件,涉嫌环境犯罪案件2件。现通报3起生态环境领域违法典型案例。

  (一)中江县达园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无许可证从事收集、贮存、利用危险废物经营活动。2020年10月30日,德阳市生态环境局执法人员在中江县达园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现场检查时,发现该公司在2020年6月至10月期间,向个人购买废机油26-29吨,用于加入原料搅拌生产防水卷材。经调查,涉案废机油为汽修厂(店)从事汽车维修过程中产生的废发动机油、齿轮油等废润滑油,属于危险废物。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八十条第二款“禁止无许可证或者未按照许可证规定从事危险废物收集、贮存、利用、处置的经营活动”的规定。德阳市生态环境局于2021年5月7日对该公司处以罚款1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分别处以罚款10万元的处罚决定,并依法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

  (二)合江县建福石材厂利用人工开凿孔洞逃避监管排放水污染物。2021年1月8日,泸州市生态环境局执法人员在合江县建福石材厂现场检查时,发现该企业采矿区未经处置的生产废水通过矿区低洼处人工开凿的两个圆形孔洞排向墨里溪。监测报告显示,墨里溪矿山上游10米悬浮物浓度为7mg/L,孔洞流向墨里溪处悬浮物浓度为2164mg/L,墨里溪流入大沙河下游10米处悬浮物浓度为510mg/L,墨里溪和大沙河受生产废水影响后悬浮物浓度发生明显变化,差距达到309.14倍、63.75倍。该企业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九条“禁止利用渗井、渗坑、裂隙、溶洞,私设暗管,篡改、伪造监测数据,或者不正常运行水污染防治设施等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的规定。泸州市生态环境局于2021年5月19日对该企业作出罚款34.75万元的处罚决定,并查封有关生产设施,同时依法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

  (三)眉山启贵商品混凝土有限公司利用私自修建导流渠逃避监管排放水污染物和擅自擅自倾倒、堆放工业固体废物。2020年11月18日,眉山市生态环境局执法人员在眉山启贵商品混凝土有限公司现场检查时,发现该企业车辆清洗池废水未经污水治理设施处理回用,通过私自修建的导流渠直接排放至厂区外防洪渠;发现该企业将清洗废水、泥浆水、废弃的混凝土、工业残渣擅自倾倒、排放在厂区外空地上。该企业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九条“禁止利用渗井、渗坑、裂隙、溶洞,私设暗管,篡改、伪造监测数据,或者不正常运行水污染防治设施等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的规定;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二十条第一款“产生、收集、贮存、运输、利用、处置固体废物的单位和其他生产经营者,应该采取防扬散、防流失、防渗漏或者其他防止污染环境的措施,不得擅自倾倒、堆放、丢弃、遗撒固体废物”的规定。眉山市生态环境局于2021年1月18日对该企业上述违法行为分别作出罚款31.37万元和21.38万元的处罚决定,并依法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同时,该公司与眉山市生态环境局签订了赔偿协议,承担了生态环境损害修复责任并支付了相关费用,共计98万元。

  下步,我省将继续坚持方向不变、力度不减,坚持问题导向、严的基调,全力抓好生态环境突出问题整改工作,压紧压实各级各部门生态环境保护“党政同责、一岗双责”,推动生态环境质量持续改善。一是保持“零容忍”高压态势。坚持实事求是、动真碰硬,对发现的生态环境违法行为,坚决依法严处,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决不姑息;对发现的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以及表面整改、敷衍整改、虚假整改等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监测数据造假问题,坚决移交追责问责,查处一起、震慑一片。

  二是继续开展常态化暗查暗访。在4月和5月已开展两轮全覆盖暗查暗访基础上,聚焦中央和省级生态环境保护督察问题、国家移交长江生态环境问题、生态环境重点信访问题和前期暗查暗访问题整改落实情况,6月底前,由生态环境厅厅级负责同志带队,再开展一轮对21个市(州)的全覆盖暗查暗访。

  三是持续推动突出问题整改。坚持拍摄制作生态环境问题警示片,每月梳理形成突出问题清单,同步移交各市(州)政府、省环委会各专委会和省级有关部门进行整改;重点问题纳入我省长江自查问题清单,定期调度、省级督办;突出问题报告省委、省政府,由省领导牵头督办。适时组织开展“回头看”“回头查”,推动问题整改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