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400-8899-997

产品中心

工业三废肆意排放 江苏大丰港百姓苦不堪言

2021-08-01 18:56

  在江苏省盐城市,关于当地大丰港的污染问题,当地百姓长期向各级部门反映无果,苦不堪言。遂诉诸媒体,在论坛、博客、党政领导留言板发帖、留言, 10多年来群众呼声不断,尤其剑指江苏辉丰农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辉丰股份)非法排污。对于百姓呼吁的问题,政府何以迟迟不能彻改?百姓反映的问题是否属实?带着这些疑问,《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近期先后3次赴盐城当地进行调查采访。

  2月10日下午,在当地村民陈先生引领下,记者驱车从王港老闸向东沿着河道南堤行驶至一座水闸旁,陈先生示意停车。陈先生指着通向西南方向如长龙横卧在荒地上的封闭式走廊说,这里面隐藏的就是偷排管道。

  跟随陈先生下车后,记者在这里看到,连接走廊的暗道上几块盖板已经被损坏。陈先生拨开盖板缺损处的杂草,涵管终见阳光。陈先生说,这条涵管就是污染黄海的罪魁祸首。

  记者驱车继续向东沿着河道南堤行驶。陈先生告诉记者,涵管就埋在车轮下,涵管是沿着坝堤路基掩埋的,一直埋入黄海。10多年前掩埋涵管时,有村民邀请他一块做小工,被他拒绝。王港新闸是入海口,闸西是河道,闸东是黄海。

  行驶约两公里后,陈先生指着靠近河道北岸河面上露出的四根桩说:“看到那四根桩没有?那底下也是一处排污口。看,正在向上翻水花,正在排污。”

  绕过王港新闸,沿着北河堤向西约1.5公里,记者来到四根桩附近。四根桩中间水花翻滚,翻出水花的颜色明显深于河水的颜色,污水随河水缓缓东流,直泄黄海。

  与陈先生一道而来的奚先生说,春节前这里排污非常猖獗,那时各个工厂都在猛排污水,管道在河床底下,好几根管道都在排放,河水翻花很大。

  王港老闸南侧一徐姓渔民告诉记者,他已经好多年不去王港老闸东边捕鱼了,只在闸西边捕鱼,西边是河的上游,不受水污染影响,鱼是可以吃的,而王港老闸东边由于受化工企业排污影响,捕的鱼不敢食用。

  至于都是哪些企业在违法排污,老徐对记者说,化工园区在排污,东边河道里四根桩的地方是江苏博汇纸业有限公司的排污口;沿着水闸往下走以坝代路的路上埋的是排污暗管,辉丰股份的污水直接排向黄海。

  3月21日下午,记者在当地谷姓群众带领下再次来到距王港新闸约1.5公里处的河道南岸看排污设施。在这里的芦苇丛中,记者看到一处封顶有盖板、水泥结构酷似储存池模样的建筑物,盖顶上有两根像是闸门起重杆的铁柱。谷先生表示,这就是用于排污的小闸。

  就在记者停留间隙,小闸盖板东北侧的缝隙处开始噗噗作响,随后,略偏黄色的乳状溶沫从缝隙处溢出,顺着水泥墙壁往下流淌。一股酷似农药的味道扑面而来。记者在这里看到,早先被外溢的污物干燥后,呈现絮状、绿色,质轻,随风飘扬。

  《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交办信访问题盐城办理情况(2016.9.1)》显示:“经核查,江苏省大丰中等专业学校东南方向9公里处有一化工园区,全称为大丰区华丰工业园,目前园区现有企业26家。”

  据悉,被群众指作“毒工厂”的辉丰股份,是行业领先的咪鲜胺原药、辛酰溴苯腈原药、氟环唑原药等研发和产业化基地。

  自称在天涯论坛发帖的企业“内部人”向记者反映说,对于辉丰股份污染物的毒性,毒性最大的是二恶英,二恶英又称二氧杂芑,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毒性极烈的脂溶性物质,有“世纪之毒”之称。咪鲜胺在醚化生产中,因原料中会有其他的氯代酚,易形成二恶英,辉丰股份没有专门的二恶英高温焚烧装置。辉丰股份厂区内向大气中排放的有毒气体,主要有低沸点的溶剂二氯乙烷、正丙胺、甲醇,也有未吸收的气体,如氯化氢、易挥发的溴素,还有烘干的挥发物散发的气味等。辉丰股份生产农药所产生的剧毒废水多达万吨,这些废水先用吨方箱装好,等雨季到来时,随雨水集中直接排入下水道,经八纵沟直接流入大海,还有一部分特别剧毒的废水通过打渗井灌入地下,污水站附近几百平方米的地方就打了好几口渗井。辉丰股份每年还产生废渣数千吨,这些废渣一部分偷埋院内,一部分非法转移,一部分用蒸汽加热熔化后随雨水偷排大海。其中,深埋盛有废复配农药的几百只铁桶的具体位置就在老配电间至双联仓库围墙外南侧的河沟里,另一处埋点在溴苯腈车间的西侧花池子下面。

  “江苏大丰海洋经济综合开发区化工园区违法排污失控,周围农作物大量减产,地下水、地表水被严重污染,毒水直排黄海导致大丰港近海海域生物受到威胁,当地百姓怨声连天,地方政府视而不见。”龙堤东滩村韦先生告诉记者,他们村村民韦子天在辉丰股份打工,在辉丰股份上市前夕,因关尾气阀门时不慎吸入一口光气而一命呜呼,而辉丰股份在招股说明书中却违背事实,谎称报告期内未出现过安全事故。

  “自从大丰港华丰工业园区成立以来,港区相继招商引资来20多家化工企业,自从这些企业投产以来,由于化工厂大量的污染排放,使近海作业的渔民再也无法捕鱼,渔民怨声载道,不断向政府反映。港区领导最终研究决定,给渔民相应的补偿,让渔民转产。”大丰港南新村渔民老陈对记者说。

  “距离化工园区10公里有几所学校,受毒气影响的还有这些学校师生的身体健康。这些学校分别是南阳中学和大丰区职业技术教育中心、大丰中等专业学校、大丰开放大学、江苏城市职业学院(大丰教学点)、上海海洋大学教学点等。”大丰区一企业负责人王先生告诉记者。

  采访中,这几家学校的保安无不对空气污染一肚子怨言,保安陈先生说:“现在气味还好,一般是在晚上10点后到早上五六点钟,这期间味道比较大。学校也经常举报,打电话找环保部门,让他们过来看,他们看完就走了,然后就没有气味了,过两天气味又有了。”他指了指大门旁拓印有“大气防治监查点”的标牌,称标牌上有举报电话,有味道时就打电话给环保局。

  学生家长李女士对记者说,气味大的时候,有的学生会感到胸闷、眩晕、恶心、呕吐等症状,不过,由于南阳中学的教学质量不错,她暂时不打算让孩子转学。

  那么,对于群众举报的相关情况,当地环保部门是否知情呢?在大丰区环保分局,记者说明采访意图后,该局办公室一谢姓女工作人员以领导都在外学习为由婉拒了记者采访。

  不过,大丰港管委会负责宣传的鲍主任的解释与百姓说法反差较大,他说:“说实话,我们这边的治理相对说是可以的。我不能说一点情况没有,但是,我们这边的整个化工环境治理、综合治理是很不错的。气味隔段时间就有和气压有关系。现在环境治理方面,我们是江苏省的样本。我不排除一点味道没有,只要有化工园区的地方,多少会有。河北的雾霾影响到北京,跟这边气味污染有共性。”

  鲍主任回答说:肯定能达标。现在是达标排放,对我们这些管理部门来讲,包括港区管委会主要领导,老百姓只要有反映,就会责令企业先停产。

  对于难以改变的现实,当地群众很无助。他们希望通过记者呼吁,期盼上级政府能够让辉丰股份等污染企业停产整顿,把偷埋在地下的残存农药和废渣挖出来进行无公害处理,捣毁偷排管道,立即停止向斗龙河和大海排污,严格固光酰化车间的安全生产管理,追究污染企业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还当地百姓一方净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