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400-8899-997

产品中心

专家称:达标工业污水仍是劣类

2021-06-26 07:15

  日前举行的2013(第七届)环境技术论坛上,王宝贞说,其实我国“达标”排放的工业污水都是劣类水,而要提标改造,就必须提高深度处理的水平。不过目前我国污水深度处理的规模仍然较低,粗略统计只占到处理总量的20%~30%。

  松花江、淮河、海河、辽河、黄河中上游、太湖、巢湖、滇池、三峡库区及其上游、丹江口库区及上游等10个流域,被我国政府列为“重点流域”。这些流域中的各大城市经济发达,不仅工业治污减排走在全国前列,城市污水处理设施也很先进。

  但是,《重点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2011-2015年)》显示,2010年流域398个河流国控断面中,达到或优于类的断面只有174个,占43.7%,至类断面有131个,占32.9%;劣类断面93个,占23.4%,主要污染指标为氨氮、化学需氧量、总磷和高锰酸盐指数。

  环境保护部的监测数据显示,2010年,这十大流域化学需氧量排放量为1431.2万吨,氨氮排放量为136.1万吨。

  记者从环保部了解到,这些流域主要排污工业行业为造纸及纸制品业、农副食品加工业、饮料制造业、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纺织业、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医药制造业等行业,化学需氧量排放量占规划区域工业化学需氧量排放总量的78%。

  但多年来,上述这些行业企业,都是按环保部门的要求达标排放的。即便是超标排放,也已经过整改或罚款达到了相应的排放要求。

  按照我国《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我国地表水按功能高低依次分为I类~类。“劣类水体基本丧失了使用功能,连农田灌溉都不行。”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院长马中说。

  马中率领的研究团队所做的一项最新研究发现,虽然自2008年以来,我国提高了部分工业行业的污染物排放标准,但达标排放的工业污水依然比城镇污水污染物浓度高出几倍。

  比如,在整个黄河流域,所谓合格的工业污水都直排黄河,导致整个黄河2/3断面水质不达标。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王占山指出,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工业企业的排污标准大大低于地表水标准。这导致工业污水排放到河流中,对农业、渔业和饮水造成了污染,亟须提高工业污水的排放标准。

  化学需氧量(COD)是用来描述水污染物最常用的指标,我国地表水标准中要求V类水的COD小于40毫克/升,而我国所有排放标准的COD浓度都高于V类水的要求。

  比如,《炼焦化学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中,COD的排放限值是100毫克/升。《造纸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规定废纸制浆造纸企业排放的水污染物中COD排放浓度为100mg/l(本色)、150mg/l(脱墨)。《纺织染整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发酵类制药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规定的水污染物中COD排放浓度分别为100mg/l(直接排放)、200mg/l(间接排放)和200mg/l,均远高于地表水标准。

  不仅是工业企业,包括城镇污水处理厂的排放标准,就COD而言,也高于地表水标准。现行的污水处理厂一级A标准中COD的排放限值为50毫克/升。

  这便不难理解,所谓“达标”排放的污水,流到了河流、湖泊中,却成了严重的污染源。

  许多专家认为,不仅要制定更严格的工业企业污水排放标准,使其与地表水标准相一致,同时也要提高技术处理能力。

  “对工业废水,我们承认其成分复杂、处理难度高,但决不能因此使其成为继续污染环境的理由。”王宝贞说。

  王宝贞介绍,目前,我国及至全世界有很多水治理问题没有得到实质性的解决,尤其是工业废水,如盐化工废水及印染废水等,已成为中国水污染治理最重要的问题。

  工厂排放的污水,能不能做到水质接近或好于地表水?记者此前在日本丰田公司“堤工厂”采访时,就发现由于该工厂处理后的“废水”,纯净度超过自然河水的五倍,周边居民强烈要求工厂将“废水”排入河中,进行“稀释”。

  工业废水的成分多样,相应的治理技术也比较复杂,需要多种技术结合使用,尤其是高氨氮、高浓度难降解有机污染物等领域,需要更具经济效益、更稳定的技术。

  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3月底,全国累计建成城镇污水处理厂3451座,较2012年底新增污水处理厂111座,新增处理能力约300万立方米/日。

  在桑德国际设计研究院院长姜安平看来,在大规模污水厂建设的同时,也存在很多污水处理厂运行不善、污水处理效果达不到环境质量要求的情况。

  从技术角度讲,姜安平认为,污水处理厂应根据不同地区的环境特点,选择适合自身环境要求的污水处理工艺,避免盲目跟风。

  王宝贞也表示,我国工业废水治理不存在绝对的技术难题,工业废水处理技术方面,最重要的不是创新,而是实用技术的推广。

  中国科学院过程工程研究所、过程污染控制环境工程研究中心主任曹宏斌说,在工业废水排放标准不断提高的背景下,常规的生化处理并不能满足日益增加的减排需求,全过程污染控制的手段可以较为经济地帮助企业完成减排的目标。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环保产业研究所所长傅涛说,我国环保产业的发展长期存在缺位现象,总量控制仍然不敢面对环境效果,导致了环保真正需求的缺位,造成环保技术的零散化、碎片化,使技术与产业脱节。我国环保产业急需建立面向环境效果的系统技术解决方案。

  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副院长王洪臣说,提标改造应当是一项长期进行的工作,提标改造必须提高深度处理的水平,另外还要以流域为核心着力降低污水中的营养物浓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