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400-8899-997

产品中心

治理电子垃圾科技公司尽到责任了吗?

2021-07-09 12:46

  今年6月,当美国总统乔拜登和其他世界先进经济体领导人齐聚英国康沃尔参加G7峰会时,迎接他们的是一座以其头像为模板、完全由电子垃圾制成的巨型群像雕塑回收山(Mount Recyclemore)。艺术家乔拉什表示,打造这样一件作品的目的是引起人们对全球电子垃圾危机的关注,这不仅是政客们的问题,更是“需要全人类合力解决的问题”。

  生产各种电子设备、引发这场危机的科技企业自然也在其中,它们的产品既包括智能手机、可穿戴设备,也包括电视、电动汽车、笔记本电脑、手电筒和平板电脑。如今,越来越多的产品开始加入电子元器件,这些产品损坏、过时、废弃之后,会导致有毒电子垃圾的爆炸式增长。

  联合国(UN)去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电子垃圾目前已经成为地球上增长最快的生活垃圾,2019年,全球一共产生了5360万吨电子垃圾,创下历史纪录。联合国6月发布的最新报告预计,由于2020年电子产品销量下滑,电子垃圾数量将减少6.4%,但这种下降预计将很快逆转。

  科技巨头(其中许多企业承诺到2030年实现碳中和、零排放)非常清楚电子垃圾问题不会消失,而且会随气候变化、环境恶化、健康危害和企业形象等问题变得越发紧迫。近年来,许多国家在制订电子垃圾问题应对政策方面已经取得了长足进展。这些政策往往冠以“循环经济”的名号,将供应链从线性的“获取、制造、丢弃”方式转变为尽可能长时间地利用资源的方式。

  但在企业不断推出新品,且故意增加用户维修甚至持续使用旧款设备难度的背景下,活动人士表示,无论企业还是政府都需要采取更加大胆的行动。

  非营利组织产品管理协会(Product Stewardship Institute)的创始人斯科特卡塞尔说:“各大企业都自愿做出了很多承诺。”但除非能够写入立法,并就企业对产品生命周期的责任做出明确规定,否则这些承诺很可能会沦为一纸空谈,也无法给行业带来变化。

  电子产品的寿命通常相对较短。以智能手机为例,其平均寿命通常为两到三年,而科技公司频繁推出新品,吸引人们升级换代也是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之一。仅在2020年一年,苹果(Apple)就发布了5款新iPhone,而三星(Samsung)更是推出了15款新机。

  随着5G的普及,越来越多的人将会淘汰旧设备,换用5G设备,这股换机潮势必进一步推高电子垃圾的产生速度。美国最大电子产品回收商ERI的联合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约翰谢格里安称:“更换5G设备产生的电子垃圾将比我们从模拟信号转至数字信号,从黑白屏幕转至彩色屏幕时产生的电子垃圾更多。所有这些垃圾都必须以负责任的方式进行回收。”

  虽然电子垃圾数量大幅增加,但在2019年,全球电子垃圾的回收率却仅为17.4%。在美国,这一比率更是低至15%。未被回收的电子垃圾通常会作焚化处理或直接送往垃圾填埋场掩埋,任由其中所含有毒化学物质污染土壤和水源。富裕国家还会将电子垃圾出口至低收入国家,在那里,电子垃圾或被送往垃圾填埋场掩埋,或被送进缺乏正规管理的回收系统,将工人的健康置于危险之中。

  电子产品中含有银、金、铂等贵金属以及钇、钕等稀土元素。开采这些金属会造成污染和碳排放,有时可能还会涉及使用童工等侵犯人权的行径。回收不力等同于错失赚钱良机:据联合国估算,可回收电子垃圾的总价值约为570亿美元之巨。

  回收工作往往是科技企业电子垃圾处理政策的核心所在。包括亚马逊(Amazon)、戴尔(Dell)、微软(Microsoft)和苹果在内的诸多企业都推出了回收项目,允许消费者将旧设备寄回进行重复使用或回收利用。

  各大企业也在增加回收材料的使用。谷歌(Google)表示,自2022年起,除塑料以外,其推出的所有产品中都还将含有其他回收材料。亚马逊最新推出的Echo、Fire TV和平板电脑产品均使用了回收塑料和铝。戴尔承诺,到2030年,其产品中使用的材料将有一半以上为回收材料或可再生材料,并计划每销售一件产品就重复使用或回收相同数量的产品。微软也计划在2030年前增加回收铝的使用占比,并将把Surface系列产品的可回收利用率提升至100%。

  苹果公司在这方面更为激进该公司计划彻底摆脱对矿业的依赖。作为一家年销售约2亿部手机的巨头企业,苹果在生产iPhone 12时几乎100%使用的回收稀土材料,该公司还计划“有朝一日”在产品中全部使用可回收或可再生材料。苹果公司甚至还发明了一款名为黛西的机器人,可以每小时拆卸约200部各式智能手机,并取出其中的金属配件进行回收利用。

  但仅仅做好回收工作还不够,供职于非营利组织巴塞尔行动网络(Basel Action Network,该组织致力于反对出口有毒废物)的吉姆帕基特如是表示。他说,要想真正做到可持续发展,需要“从源头解决垃圾产生的问题,而不仅仅是为垃圾找一个新的存放点。”

  通过设计延长产品的使用寿命是解决相关问题的关键之一。戴尔表示,为降低产品拆卸、维修的难度,该公司正在不断提高产品的模块化程度,同时尽可能地减少使用粘合剂。不过现在许多设备仍然在使用胶合电池,或者将各种部件都焊接在了一起,几乎无法维修。

  “维修权”运动的参与者、供职于非营利组织美国公共利益研究组织(U.S. Public Research Interest Group)的内森普罗克托说:“花800美元买的精密电子产品却几乎无法更换配件,真是不可思议。”“维修权”运动认为,除非企业向消费者和独立维修机构提供修理设备所需的工具、手册和其他信息,否则电子垃圾问题将无法得到解决。

  普罗克托指出,在科技巨头中,只有戴尔等少数几家企业在网上提供了大部分维修信息。微软和苹果等其他许多公司则表示,它们将大力降低设备的维修难度,同时增加独立维修机构的数量。但活动人士认为,在科技巨头以防范安全受损、保护数据隐私为由不断游说、反对立法保障维修权的背景下,这种承诺缺少实际意义。彭博社(Bloomberg)的一项分析显示,2021年,有近30个州曾经考虑过对保障“维修权”进行立法,但超过一半已经撤销。

  今年5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在一份报告中称:“制造商限制维修的理由缺乏证据支撑”,普罗克托希望此番论述能够向巨头企业进一步施压,促使其降低维修难度。

  部分专家认为,只有改变商业模式才可以激励企业提高产品的使用寿命。帕基特表示,假如消费者都选择租赁而非直接购买设备,那么企业就会有动力去设计美观、耐用、能够更换部件的产品。他认为,以租赁为主的市场终将出现:“现在的问题只在于谁会先迈出这一步。”

  供职于国际电信联盟(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的格雷表示,该行业已经“认识到了循环经济的重要性和价值,但这仍然不够。”她呼吁各方进一步加强合作。

  2021年3月,谷歌、戴尔、微软等企业与世界可持续发展商业理事会(World Business Council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等组织共同发起了“电子产品循环利用伙伴关系”(Circular Electronics Partnership),其目标是制定路线年实现电子产品循环经济而努力,包括优化回收利用流程、增加回收方案以及提高重复使用和维修的优先级。

  供职于世界可持续发展商业理事会的布兰登埃杰顿表示,这种竞争前伙伴关系对“这个历来以秘密、封闭著称的行业”来说无疑意义重大。但与许多(由企业界)主动发起的倡议一样,该项目同样未设置具有实际意义的问责机制,也未做出详细承诺。

  为应对电子垃圾问题,有关当局也在推进法律框架的搭建工作。截至2019年,已经有78个国家针对电子垃圾问题制定了相关政策。在美国,虽然联邦一级相关立法较少,但已经有25个州及哥伦比亚特区制定了某种形式的电子垃圾应对法律。欧盟的行动则更为迅速,其制定的相关法律“扩大了生产者的责任”,要求企业负责产品的收集、回收工作,并需要以负责任的方式对电子产品进行最终处置。今年3月,欧盟又通过了一项法律,要求企业在生产冰箱等大型消费类电子产品时,要确保相关产品的可维修寿命最长达10年之久,该项政策预计也将推广到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之上。最近还有声音呼吁欧盟实施电子垃圾强制回收制度。

  产品管理协会的卡塞尔说:“仅靠行业自律解决不了这一问题,仅靠政府监管也解决不了这一问题,仅靠环保活动人士大声疾呼同样解决不了这一问题。”他指出,各行各业都必须认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只有齐心协力,才有可能取得成功。”